_JUDAS_

一位有着两个孩子的单身母亲 阿崽叫金廷 女儿叫金苞

最长情的告白

秋昭贞视角

 

      第一次见到姐姐是什么样的情景呢?还没推开练习室的门,就听见里面有人在练习歌曲的声音,当我推开门时,歌声戛然而止,而我恰好撞上了姐姐回头张望的目光,哦莫,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?独特的嗓音和洋娃娃般的相貌是我对姐姐的第一印象.

      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,本以为像姐姐这样的高岭之花会是个很冷漠的人呢.因为年纪相仿,公司让我跟着姐姐一起练习,但当我站在她面前唯唯诺诺地喊出一声"炫廷姐姐"时,这个第一印象让我过于震撼的姐姐,眯着眼睛嘴角上扬,向我露出了……假笑?

      我和姐姐都还是学生,每天要在学校完成课程后才能来公司练习.首尔的冬天真冷啊,下过雪的上学路变得异常难走,好像稍不注意就会滑倒,我看着身旁要和我一起去学校的姐姐,想挽住她的胳膊一起走,已经准备伸手了但还是犹豫了一下,会显得太亲密了吧?正当我胡思乱想时,姐姐略带兴奋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,"昭贞呀,我们从这里滑下去,怎么样?"原来我们已经走了一处下坡路,还未融化的积雪在路面上结成了冰,似乎是可以像滑梯一样滑下去呢,没想到比我年长的姐姐还有着贪玩的心,"好呀,姐姐"我刚答应完,本来揣在口袋里的手就被姐姐拉了出来,姐姐微凉的手牵住了我的手,带着我从下坡上慢慢往下滑,可能是我太笨了吧,一个没站稳,连带着姐姐也摔倒在地,不是很疼因为我摔在了姐姐身上,头埋在了姐姐的肩膀处,鼻尖上环绕的都是姐姐发丝上的香味.喜欢,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我心中,如果不是要赶去上学,真想一直靠在姐姐身上呀.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不管做什么事情,我和姐姐两个人都是一起的,我很享受只有我和姐姐两个人的时光,一起上学、一起练习、一起吃饭,至少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是这样的.公司隔一段时间就会进来一些新人,本来属于我和姐姐的二人时光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多了几个吵吵闹闹的孩子,有了活泼的多荣,黏人的周延,枯燥的练习时间也变得有趣许多.虽然说多了几个一起练习的朋友,但看着被周延逗得毫无形象地大笑着的姐姐,那本来只属于我的姐姐的目光也被分散给了别人,呀,我这是嫉妒了吗?到底还是有点不开心呢……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姐姐唱歌真的很好听,我也暗暗下定决心要往主唱的方向发展,进步得越来越快的歌唱技巧让我离目标越来越近,但事与愿违,一场声带小结而进行的手术毁掉了我之前所有的努力.手术后的我连着好几天都浑浑噩噩的,练习的舞蹈也总是出错,孩子们也都跑过来安慰我,我却偷偷瞄了一眼姐姐,而姐姐似乎一点要过来的意思都没有,还自顾自地在那练习.等到一天的训练都结束了,大家也陆陆续续的离开了练习室,我磨磨蹭蹭地收拾着东西,突然姐姐走了过来按住我正在捡东西的手,"昭贞啊,不要难过了"挨着我坐下的姐姐难得给我了一个拥抱,这么多天都没有掉过一滴泪的我却在闻到姐姐身上熟悉的味道后,委屈地钻进姐姐怀里哭了起来.不知过了多久,久到外面天已经完全黑了,路灯也亮了起来,我才在姐姐怀里停止了抽泣,仿佛把这些天所以的不快都发泄了出来.见我不再哭的姐姐又开口了,"昭贞啊,做个rapper怎么样?是不是很酷"姐姐学着rapper的样子,比着老套的手势,口中还念念有词,看着姐姐笨拙的样子,脸上还挂着泪痕的我笑得趴在了地上.

    

       终于要出道了,还是练习生时总觉得这一天遥遥无期,可到了真正来临的时候才觉得自己还根本就没准备好.晚上在新宿舍里,成员们都在客厅里庆祝,只有我和姐姐待在房间里,我们肩并肩坐在属于姐姐的下铺床上,不同于门外的热闹,安静的气氛让房间变得有些压抑,我大着胆子握住了姐姐的手,"我们…真的要出道了吗…"率先打破了沉默的局面,姐姐轻笑了起来,抬手头一次摸了摸我的头,"出道了的昭贞是队长呢,以后就不能一直躲在姐姐身后了."我转头想看看姐姐,发现姐姐也正望着我,四目相对,多年的情愫在这一刻仿佛就要爆发,我把头慢慢凑近姐姐,在看到姐姐没有往后躲的动作后又壮着胆把唇贴在姐姐的嘴唇上,这是我第一次和姐姐靠得这么近,连彼此的心跳都能听见.在唇上的停留不过几秒,我就已经很满足的想退回来,姐姐却按住了我往回退的身体,又是唇与唇的相碰,不,不止,姐姐拉着我向后躺去,我不得不压在姐姐的身上,不知是谁的小舌先撬开了对方的嘴唇,连呼吸都纠缠在了一起.门内的我和姐姐躺着床上接吻,双手试探着摸索对方的身体,门外是孩子们打闹的声音,还能听见周延大嗓门的叫喊,"大家,我们现在才刚开始啊!"

   

      是啊,一切都才刚开始呢.


评论(4)

热度(22)